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iaoRendongda的博客

用积极心态去面对生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宝应地区丧事习俗------刁仁东  

2010-06-12 22:37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一个人正常生老病死是自然的规律,在目前情况下是无法避免的。各个地区由于不同的文化和宗教信仰,操办的方式也不一样。宝应地区丧事习俗大致分为如下过程:离世之前、离世后(1天、3天、5天、7天、42天、100天)。

一.离世之前。

当去世者快要离开人间时,经常要痛苦挣扎一番,家里人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此时没有任何解救办法,只有将精神寄托与迷信之中。于是请来一个专门从事佛教活动的和尚或是道人念经,那样做他们以为是为了表示提前向阴间当差的交上买路钱。民间称之为念欠账(千张),念完后和尚或是道人立刻离去,留下纸灰用一袋子装着备用。有时死者(未断气)也被扶着磕头道谢,穿好妆尸衣服,(这通常由上了年纪的人置办,妆尸衣服一般提前做,从内到外全是新的,还有帽子,袜子,鞋子和一条直觉棉被子),然后躺着静候那一绝命时刻的到来。人死之前,体里有最后一刻的能量释放,脑门部分的皮肤会松弛下来,人称放光现象。(医学上是瞳孔放大,心脏停止跳动)。

二.离世后

1.尸体处理。

咽气后,死者立即被抬上板门(民间叫升高),理顺尸体,系上念欠账准备好的“钱”袋子,盖上直觉棉被,脸上蒙上纸,头部垫上一灰袋枕头。然后在板门下方点上一盏小灯,死者的靠头部位,摆上一碗米饭插上筷子和一些果品鱼肉豆腐之类祭品。尸体一般放在正屋中,在大门外还要挂上一盏点亮的马灯(招魂灯),还要放上一个烧纸钱的面盆,门口放上一个简易拜垫,便于吊唁的人祭拜。同时写一个牌位。现在板门很少用了,都用样棺便于尸体保存,防止腐化。尸体停放根据情况不同确定天数,有1天、3天、5天、甚至还有7天。一般三天(死者去世当日为一天,收敛后第三天很早就出发,有亲人护送去火化,以前是土葬)。

2.丧事操办。

下一步就是布置灵堂,播放哀乐,安排报信,建立丧薄,所有一切都是由一个与死者关系最紧上主负责。一般丧事同门家族的人都要帮忙,自觉行动,各负其责,买菜的买菜,找桌凳找桌凳,烧饭的烧饭,搭棚子搭棚子。有的也请乐工或者乐队(死者是老人),专门有人请客和置客,同时也安排人根据关系远近发放孝布、孝帳,长辈,同辈一般不戴孝,(夫妻除外有时也戴)。子女戴白孝,黑袖章,披麻,蒙鞋子(子女白色的,远房的蓝色的),曾孙辈的戴红的,也有人家全堂孝,全是白的。吊唁的人通常要买来纸和蜡烛外加其他物品(花圈,被面,羽绒被等),也有直接出人情钱。子女此时为孝子孝女,他们不问丧事操办,一心陪着自己的亲人,晚上也睡在尸体旁边,吃饭都站着吃,客人坐席后开饭期间,还要磕头赔礼致谢:人多招待不周,照顾不到。所有亲戚朋友到齐后,排成长长的队伍,安排到土地庙送饭,乐工或者乐队在前,上主提灯引路,孝子孝女在后,其他紧随。总共送三次饭,孝子孝女低头弯腰,腰里扎着草绳,披头散发拖着鞋子。这期间乐队或者乐工是很忙的,奏爱乐,代为哭丧,有的人家还安排唱戏给围观的人看。尤其岁数大的人死去,必不可少。

3.尸体收敛。

 凭吊几天后,该是尸体收敛的时候了。之前由上主安排,事先打招呼,请一些年岁较大的一点人到时帮忙把尸体放于棺中,并负责抬棺子(民间称为负重的)以及埋葬等事宜。假设是三天(大多数是三天),到了第二天下午开始,由上主带路,孝子提着哭丧棒,一家一家跪拜请求负重的到时务必到场,负重的一般是不好拒绝的。第二天晚上负重的和所有亲戚朋友一起吃饭,吃完饭后开始收敛。收敛由负重的年长的人负责,他们先向死者作揖跪拜,然后一个抬头,一个抬脚,把尸体放于准备好的棺中,象在板门上一样理顺,然后用一红线穿上铜钱在棺木中间吊线,让尸首左右对称,上下位置停放合理,盖上被子,只留出脸部。此时孝子孝女跪在门前,其他所有戴孝的都依次跪在后面等候。完毕让家里所有人绕棺一圈,最后一眼瞻仰仪容,然后盖上盖子,进入到下一步---完钉。完钉又叫封钉,一般由死者的上表亲执斧头,上表用剪子从孝子头上剪下一点头发,放于棺子留下的一个主钉眼中,当上表手落斧子时,孝子口中要喊着死者的称谓说:“xxx,躲钉!”钉子钉好后再把孝子孝女的麻摘下扣于主钉上,在棺木上再盖上一个孝帳-----一条被面子,此被面以后传给头男长子长孙或者长女。到此收敛结束。停放正屋,等候第三天时辰到来。有的人家也请和尚或者道士念经做佛事称为出脚焰口。

4出殡.送葬。

出殡送葬前,事先确定人数,要求去的人数成单数,回来成双。孝子必去,其它根据亲戚关系和代表安排多少。负重的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开垦坟茔地,一部分去火葬场,以前都是一起去茔地(土葬),上主还要安排一人聘请阴阳先生(地理先生懂地理八卦的人),阴阳先生会提早到达坟茔地,选好地址然后负重的开始工作---开垦好墓地,等候骨灰盒或是棺材的到来。出殡准备:一口烧纸用的坏锅,内面放上烧红的木炭,一把坏雨伞,一盆万年青,一面镜子,一把尺,一杆秤,一条鲫鱼,一抖稻子,一小瓶菜油,一棵菜,一枚硬币,两把扫帚,以及与丧事有关的所有非贵重东西等。出殡开始,由负重的用叉子叉着内面放了烧红木炭的锅子引路,负重的抬棺跟着,孝子打着雨伞拖着哭丧棒紧跟,其他送葬人员随后,等到全员上车或者上船后直接开往火葬场。家里安排,用新扫帚把家里打扫一遍,扫除所有晦气,放上一抖稻谷,在稻谷上插上小尺,放上一面镜子,插上一杆秤,秤钩上挂上那条鲫鱼,再在一抖稻谷旁,放上一盆万年青。拆除门外所搭建的棚子,借来的东西一般都由主人自己拿回去。所有在家帮忙的人,全都投入到忙下午的回杠饭当中去,回杠饭就是送葬的人完成送葬埋葬的任务,回来后吃的饭。

5.下葬及其以后事宜。

当火化结束时,死者的骨灰用红布包着,直接放于骨灰盒中,然后由孝子端着,蹲在雨伞之下,在未下葬之前要求一般不见阳光。此后直接驶向坟场。现在是公墓,方便多了。下葬也有一套要求:地理先生在负重的开挖好坟茔地后,先抓一把疏土撒于其中,负重的在巢穴中间挖一方形小塘,由地理先生在其里面放上一枚硬币和孝子帽上的棉花球,接下来就是下棺,或是放下骨灰盒,放好后在其棺靠头部位,放上一小瓶菜油,一朵花。最后填土开始,一直到完成,坟茔成型后,摆上坟茔帽,由孝女或是晚辈哭着撒土。在坟茔正面插上哭丧棒摆上祭品,将木炭火锅倒扣,同时还有孝子,孝女的旧鞋子也倒扣坟茔上包括一把雨伞。焚烧纸钱,众人叩头离去,埋葬结束。

在回家的时候,负重的铁锹铁叉都要求拖着拿回去,不允许扛着。快到家时。所有去坟茔地的人要求跨过一道事先准备好的燃烧的火关,跨过火关的人会得到小糖块,喝上一口糖水(寓意就是由苦到甜。忘掉悲伤,转向快乐,重新生活),去掉戴孝标志物。地理先生排好六七时间和百日时间,便于家里人平时祭奠,天天上饭用。最后一起用大餐,结束丧事。

6.六七,百日。

丧事过后,对于家里人要做的事就是守七。总共有六个七,也就是42天,每七天要举行一次祭奠仪式:点灯,摆放祭品,戴孝,焚烧纸钱,流泪哭泣,最后吃饭。没过一个七要求人数都比前一个人数多。到了六七的时候还要举行盛大仪式,也有安排在五七的,请和尚或者道士做佛事,所有亲戚朋友也要到场出人情,祭奠过程基本差不多,就是多了女儿,或者相当于女儿身份的人换饭仪式,规模大,七七还要敬七。到了100天(百日)的时候,也要祭奠,不过规模不如六七大,随着死去的人时间的长久,她/他们也被渐渐淡忘。只有到了周年的时候或者重大节日(清明,七月半,冬至,除夕夜)才会想起。

7.与丧事有关的俗语。

与丧事有关的俗语基本都是被人们认为是不吉利的,虽然常听说,但并没有人总结,除非损人。

烧骨头扬灰:人死火化后,骨灰撒于江湖河海之中,回归自然。

拖死人过街:以前的火葬场都建在城区里,乡下的死人要运到城里,经过大街小巷,故有此一说。

死犟:人临死之前,头脑昏胡,认为自己一切都是对,不愿意接受别人意见。现在形容一个人比较固执己见。

死要钱:人死过程中,常焚烧纸钱,许多人认为死人也用钱,每一环节都要烧纸(念千张,升高后,吊唁,祭奠,守七。六七,百日等)现在形容一个人不给报酬就不干活。

活要鼻子死要脸:人在世时,与人见面多少都要打扮一下,尤其鼻子部位。人死后由于脸部变形很难看,很吓人,故要进行整容,其它部位变化不大。现在表示一个人本来没有那事情,为了面子偏要说出有那事情即吹牛。

吊死鬼擦粉死要脸:上吊死去的人,面容更难看,更吓人,为了掩盖面部表情常在脸上涂上厚厚的一层粉。现在形容为了自己面子什么是都可以干。

死要面子活受罪:一个人在世时多次磨难,死了以后丧事办的很好看。形容一个人在众人面前表现不错,而背后又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人。

死过去:意思就是走开,滚开。

死胡同;表示没有出路了

死水:表示不流动的水

死话:表示大脑转不过弯,没有商量余地,固执,呆板。

鬼话:骗人的话

鬼火;磷火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1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